流行文化充斥著我們的生活,但原來流行背後也可以很有深度。
為大家帶來生活熱話、香港趣事。
神話:絕處逢生黃子華
07月10日
神話:絕處逢生黃子華
神話:絕處逢生黃子華

黃子華二十六場的棟篤笑終於開始,他稱這場騷結束之後就真的「金盆o浪口」,即是說「金盆o浪口」將會成為他的絕唱。上星期日晚,他憶述首次棟篤笑時講到哽咽,完場後望見好兄弟林祖輝時更不禁流下男兒淚。確實他的首場騷是他人生的轉捩點,也是他絕處逢生的一線生機。而這場處女作《娛樂圈血肉史》最後更讓他為自己創下神話,成為香港人欣賞的子華神。

黃子華曾說,入行時他的理想是當一名演員,然而當時他飾演的角色一直徘徊於戲中過場的小人物。可能不少人會覺得演員就是要經過一翻寒刺骨,才會得來梅花撲鼻香。可是現實中,人往往無法輕易把這種骨氣「好好放低」。他在《兒童不宜》中曾說,有一刻他以為自己正在「上位」,誰知他在戲中擔演一個無名士,出場只為給一位大明星用粗口辱罵一句。他稱這件事一度令他無法放低。而他亦曾在《志雲飯局》中說過,他在1987年初初加入無線電視的那段時期是他人生中的最低潮。

後來他把在娛樂圈經歷的血淚史,以棟篤笑形式表述,並決定把這場騷當作辭呈,此後便退出娛樂圈。然而他卻把這些血淚史化腐朽為神奇,他的首次棟篤笑讓他一鳴驚人,後來更讓他成為香港最出色的棟篤笑表演者之一,他的演藝事業也從此得到改寫。由文化中心小劇場,轉到伊館,再殺至紅館,直到今年,他甚至連開26場紅館個人棟篤笑,場場爆滿,成為香港史上舉行最大型棟篤笑的第一人。香港人稱他為「神」,因為他為自己創下了神話。

他的棟篤笑滿是哲理,以幽默的方式討論人生哲學及社會時事,令人哭笑不得。直到現在大家依然會記得黃子華棟篤笑上經常提到的「阿強」,想起這個憤世又嘴賤的「朋友」,總能讓觀眾把深深不忿的事一笑帶過。

記得他在《娛樂圈血肉史2》中曾把追逐理想比喻為「追女仔」,整個世界不只一個女生,也正如一個人也不只得一個理想。當大家努力過,發現某方面實現不了,就嘗試在另一個範疇發展,最後或能如他一樣,能在台上得意地說,如果現在梁朝偉或甄子丹說跟他交換角色也不願意。一個人要承認自己失敗,把自我與執著放低,是一件很困難的事。但要一個人能把自己的失敗,在眾人面前自嘲並「嘩眾取寵」更難。然而黃子華做到的不只如此,更能把這些以最「貼地」及最「好笑」的形式為所有香港人「洗躁」,他才是香港真正的喜劇之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