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深潛水培訓大師Stephen Au
潛 • 南極 (下集)「海上地獄之門」德雷克海峽
03月17日

記得十多年前去南極,是在阿根廷最南端城市烏絲懷亞(Ushuaia)登船,中間要闖進有「死亡海峽」之稱的德雷克海峽(Drake Passage)。這統稱是由於它地處南冰洋、太平洋與大西洋的冷暖流匯合帶(Antarctic Convergence),而當北部海洋較温暖的水流與較冷的南冰洋水流相遇時,每秒帶動逾48億立方米的水流,隨時能夠形成最厲害風暴,所以又稱「殺人的風帶」!所以一定要經得起嚴格考驗,才可經這「海上地獄之門」後再闖入南極。

 

 

 

回想起那時候的船程約兩天,面對著幾層樓高的巨浪沖擊着破冰船而令整隻船在不斷搖擺,就如登上海洋公園其中一個機動遊戲「海盗船」一樣。我記得同船約三分之二的旅客在這兩天都不見蹤影,因為他們大部分都會出現暈船浪的現象,就算有些人已經進食暈浪丸及貼上暈浪貼,但仍經常出現嘔吐、頭暈不適等症狀,嚴重的甚至完全沒有胃口進食或暈倒兩天躺在床上。

 

 

我可能曾經長時間參加各種水上活動而習慣了風浪,不過亦慶幸自己沒有出現不適的感覺。能順利捱過兩天航程而沒有嘔吐或不適的情況。當越過德雷克海峽便會進入南極,一旦進入後海上便自然恢復平靜,乘客可以在南極海域內享受一個較為平靜的旅程,但回程時無可避免又要辛苦多一次,再次承受多一次「地獄之門」那驚濤駭浪的滋味。

 

 

到了今天我們也改變了少許航行路線,先由智利(Punta Arenas)出發,之後便乘坐包機直抵南極,而這個航程大約三小時,幸運出發當天天氣良好,航機並沒有延誤或取消。因為南極天氣變幻莫測,有剛去完南極的朋友告訴我,試過有朋友因為天氣轉差,所以一直要在機場等,直至天氣轉好才可起飛;有些試過等了一整天,最嚴重的甚至因為天氣一直沒有轉好,延誤至被迫取消行程。幸好這躺旅程天公做美,我們很順利抵達南極,落機後步行約四十五分鐘左右,到達海邊便登上接駁的橡皮艇,然後開始踏入我們今次旅程的俄羅斯破冰船。

 

 

不知是否旅程策劃者想讓參加者都體驗一下這刻骨銘心的南極風浪,所以旅程完結時我們並不是乘飛機往返智利,而是要在破冰船上經歷兩日半的「海上地獄之門」,與德雷克海峽搏鬥一番,一嘗南極驚天駭浪的滋味!碰巧開始回航時那天是年三十,所以今年我們的年初一及年初二都不能與家人在港共度新歲,而是在海上不停搖擺,渡過一個與別不同,刻骨銘心的農曆新年。